棠棣花

是一个学生,学的是挖坑
是一个学生,学的是记梗
是一个学生,学的是卖萌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切国沼,甜死在豆t,拖延症晚期

[米尤]Beneath the Mask(注,米哥单向)

唔……算是一次自我奔放了,很久很久没有写过东西了,更久更久没有写过同人文了,等死的我被他们暖到了,尽力尝试写了写,也算是复健吧…
标题来自P5同名插曲,配合bgm食用效果更佳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暮光映照下,米哈伊尔斜倚在阳台的栏杆上,百般聊赖地望着渐渐黑暗的天空。或许这种经常发生浪漫故事的暮色还应手中握着红酒杯,并优雅地摇晃着那如血液一般的消遣品,但那种旖旎的场面显然与米哈伊尔身上的死气与深沉格格不入。
        随着天空渐渐暗淡而燃烧起来的,是米哈伊尔如玫瑰般火红的眼睛,此时随着太阳的下落,里面跃动的火花不断上升,除了没有玫瑰花的香气外,吸血鬼独有的血腥气充斥了阳台。
        伴着噼里啪啦的火花接踵而至的,是某颗冰冷的心乃至那面具之下暗生的情愫,所谓的爱情的火花——米哈伊尔身上人性那一面的,对他同骨肉,共患难的幼弟带有的执念。与其说是他人性所带有的,不如说尤里才是他身为吸血鬼之身上人性的代表,不管是嗜血如命的魔鬼,还是温柔可靠的兄长,亦或是没有怜悯的冷血怪物而言。
        十年如凝固一般的冰冷时间里,米哈伊尔总是将对尤里的那份执念放在最柔软的心头。大雪中,和吸血鬼打斗事用模糊的血红视线看着尤里远离时;黑暗中,对血液无比渴望却抗拒进食时;镜子中,看到自己血红的瞳孔和狰狞的獠牙时;血色中,躺在不知名的无数尸体上时……那好似在天边的一抹天蓝总是在他心头划过,作为米哈伊尔人性的代表,尤里总是能在他要崩溃之际给予最后的支撑,让这血肉构成的牢笼苟存至今。
        最可靠的哥哥现在靠着弟弟的存在勉强苟活至今,在暮光之中徘徊着,宛如在舞台上独舞的带着面具的小丑,卸下面具之后的米哈伊尔除了尤里已然空无一物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去了哪里?我一直在探寻。在暮光之间徘徊,未得到一丝线索。”
        但在凝固冰冷的时间中,米哈伊尔还是学会了享受平静。他能感受到,尤里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呼吸着,成长着,“大家有我来保护”小天狼的声音从脑中不断回荡着,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米哈伊尔惆怅的大脑。他也明白,只要尤里和他依旧活在这个世界上,总会有想见的一天,因为各种,天狼之匣的吸引啦,家族的使命啦,和沉重的仇恨间,这些错综繁杂的原因像丝线一样将米哈伊尔和尤里牵引了起来,同时又像牢笼一般将他们束缚,也可能是像茧让他们自缚。
        不管尤里是普通人还是猎人,他们最后都可能以敌对的立场重逢,这是米哈伊尔又一次坐在镜子前,从空虚的镜中映出的可悲的真相。
        静水长流,悄然间,就已经到了他成为吸血鬼的第十个年头,也是尤里失去哥哥的第十个年头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可能是因为小天狼的一句话不断在米哈伊尔脑海里撞击,米哈伊尔突然头痛了起来。随着头痛而来的是要命的渴血感。沉迷于例行的胡思乱想,回过神的时候暮光早已变成了午夜的星光,米哈伊尔已经一天都没有进食了,现在到来的渴血感可以说是蚀骨的。
        可惜的事米哈伊尔经常忍受这种蚀骨之痛,所以他只是顺着栏杆滑坐了下来,开始仰望星空。
        渴血感也无法阻拦的,是米哈伊尔对那抹天蓝的怀念,以及对故乡的风的留恋。他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,可米哈伊尔的心却越发平静了起来,本来头痛不止的大脑也越发清醒了起来。大犬座中的天狼星依旧熠熠生辉……上一次这样仰望星空是什么时候呢?是他一次和尤里狩猎很久,然后在回家路上累的躺在雪地上休息时,伴着不可思议的极光。
         在极光缥缈的律动中,天狼星依旧闪闪发光。
         不可思议的极光…遥不可及的梦想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在巨大的身体疲惫与精神的满足下,米哈伊尔终于昏死了过去。
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去了哪里,我一直在探寻,未寻到半点痕迹,你真的还活着吗?亲爱的哥哥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兄弟之间的感应总是十分的默契,米哈伊尔虽知道尤里还活着且认为只要会相见,暮色中却还是在探寻尤里的踪迹;尤里虽然不知道哥哥是否还活着,也不知道是否还能相见,却也在探寻着米哈伊尔的踪迹。
        在深邃的黑暗之中不仅有渴血昏死的吸血鬼,还有因为思念哥哥而辗转反侧的天狼。
        这场舞剧的舞者或许并不是米哈伊尔所想的仅他在独舞,但面具之下被真心所拘束,行动被束缚,缓缓融入黑暗之中的却仅米哈伊尔一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……
        米哈伊尔觉得醒来后第一眼看到一个科学怪人的脑袋十分晦气,同时身上插着输血管被人摆弄的感觉也十分糟糕,心里一闪而过了“以后还是按时进食比较好”的念头,然后依旧“我错了,下次还敢”的危险思想占据了整个大脑。作为吸血鬼除了每天要靠yy自己的小老弟活下去以外还有很多烦恼呢→_→
。。
唔,本来想带尤儿里玩的,结果一咕噜就停不下来了,要是有机会的话下次带他吧……(我可能继续回去混吃等死就是了)
最后,Thanks   for  reading!

评论(2)

热度(30)